双王骑龙记 :重伤的龙脉,躁动的年代

  • 时间:
  • 浏览:1111次
  • 来源:灏泽异谈文章 网址:http://www.lipinju.cn

普通人始终有一个小小的误区,总觉得商界英豪就是这天下一等一的人材,此话半对半错,对的地方是这些英豪确实是顶尖人材,可人材说到底终究是栋梁,成不了龙头。

既然成不了龙头,你偏要去龙脉上动土,那你就必然横遭反噬。


2018年,大连王 在纵横杀猪榜和地产界连续数年后,瞬间落入巨额债务深渊,首富变首负。

而天津王,曾以疯狂收购与并购之举,冠绝全球资本界,但就在差点触及天顶之时爬上一座高墙,随后坠崖丧命。

一衰一亡,

究竟是命运的安排 还是自找的难堪?

灏泽不做任何揣测,

只说两件事儿,您是非自判。


大连王与长白山:

极盛之时出现在镜头前的王老板,有三个片段让人记忆犹新。

第一段,是在舞台上唱出了一无所有。

第二段,是表示小目标乃区区一个亿。

第三段,是当他在办公室中讨论项目时,手下高级幕僚们的提议全被否决。

三个片段尽显他纵横睥睨的霸气。

而这样的嚣张,和这种份霸气,放眼那时的商界,也确实只有他配得上。


总说,人生得意须尽欢,更何况在地产这个群雄云集的领域里,他一手缔造的庞大商业帝国,让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资本之王。

王的另一个特性就是就是无敌 但无敌也必然很寂寞 很空虚。

曾经尔冬升的电影《门徒》中有一句台词:“到底是毒品更可怕,还是空虚更可怕”。 这句话不仅道出了毒品的厉害,也勾勒出了空虚的恐怖。

那一个功成名就 登峰造极的中年男人,在享受着名利之毒的侵蚀时 又承受着空虚带来的腐蚀,你觉得他会做些什么呢?

人间不值得,但人间的功名利禄永远值得,虽然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可是千古一帝康熙的清皇朝所标立的长白山龙脉禁地,却能划入自己的商业版图,一饱帝王之福。


于是,包括豪华酒店、旅游小镇、别墅区、高尔夫区、大型人造景和户外滑雪场点等在内的各式商业体,在大连王的指挥下,拔地而起。

当时北方同僚曾和灏泽谈及此事,议论之后,我们吸了一口凉气,王总胆子真的大,长白山龙脉上动土。

长白山龙脉 清皇朝的风水根基,在其数百年的统治之下,此片山脉从来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除非清皇帝和文武百官有向天拜祭之需,故平日永远是重重重兵把守,妄论地产商了 就是铁帽子王也不得擅入,否则格杀勿论。


因为长白山龙脉是天下最大的潜龙龙脉,亦有别名为出海龙,谁争得此脉 就有能力吧统治版图向中原延展,这也是为何历代封建王朝都对龙脉历来看得极重的原因,同时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力求护好自家龙脉,才能保王朝兴盛 自私绵延不绝。

可如果要想兴风作浪、改朝换代 复辟旧朝,那就必须斩断别家龙脉,例如秦始皇挖断南京的龙脉,董卓毁了洛阳的龙脉、以及之后的唐宋元明清历朝无一例外都遵循了这个做法。

以至于金庸先生的鹿鼎记中,陈近南为了断绝清朝统治,都是把上长白山断龙脉作为天地会最大的奋斗目标之一。

就是这样的一片风水禁地,大连王的商业项目在当时推进的如履平地,直到2017年他才知道,当时的他其实是如履薄冰,只是不自知而已。


2017年10月1日,项目所在的抚县衙门下达取缔函,要求所有高尔夫还有大部分项目恢复建前原样,原有土地按照规划恢复原批复用途。

这一取缔的结果,简单涵盖如下:

1 - 曾以“运动员公寓”名义报批建设的森林公馆第一期93栋别墅已被恢复成平地。

2 - 白桦球场占用的土地已经填平还林,相距10公里的松谷高球场也已停业。

3 - 大量商业和旅游体停运,并将逐步安排复原工作。

这一系列的整改,将导致大连王的万氏集团损失上百亿。这还不包括前期的成本。

期间,也是整个万氏集团这个地产巨舰面临风雨飘渺的日子,身陷巨额负债风波,内部也发生大量问题,包括核心梯队的大批出走。

就连名嘴王公子,都在那段时间沉寂了近上百天。


直至整片长白山龙脉上的违建整改完毕后,其面临的压力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说,好好的做地产商不行,为何偏要折腾着去整龙脉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灏泽百思不得其解,或许人行至高峰,总要为自己不断地设置新挑战,方能满足自己登峰造极的欲求。

因为同时另一位商界人物天津王也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只不过他所付出的代价,要远比大连王大得多。

天津王与秦岭北麓:

海氏集团的真正一把手陈总曾在今年的某次会议上,拍台子骂过这样一句话:“TMD他倒是一死了之!给剩下的活人留下了这么一大堆烂摊子!”


原因是海氏集团的封疆大吏天津王,在死前搞了一把大活,随后屁股都没擦完就直奔黄泉了,连一份实实在在的解决方案都不留。

导致这一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海氏集团的方向盘在数年前就被转交给了二把手天津王,因为这样一家日后以“并购霸主”之称闻名寰宇的企业,太需要一位少壮派的领军人物操盘了,资本的博弈游戏历来是新生代的专长,这一点,不管姓陈的同意不同意,都只有退位让贤。

毕竟收购英迈、希尔顿、德意志等行为,已经不是年逾六十的陈总能承受得了的,相反让年仅五十余的天津王来扛旗,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

于是,天命壮年天津王,顺利上位,并一手打造了世界第一的“并购霸主”,其资产总额从2015年末的4687亿,于2017年年末时跳到了骇人的1.5万亿。


在许多公开场合下,天津王都和大连王表现出了一样的状态,霸气 孤傲 嚣张,但是在许多场合下,他又表现的无比惊恐和担忧。

这份担忧其实圈内人知道,不光是要应付即将到来的债务,同时也因为他和大连王犯了同样的一个错误:“龙脉上动土”。

按理来说,这样的错误并不会是天津王这样的人会犯的,因为他的亲密战友陈总本人笃信佛学与玄学,陈总不仅和佛教众多高僧交好,也与许多玄学界的人有密切往来,这其中就包括同样已故的王大师,这种逆天动土的大事儿,他应该略知一二。


所以江湖有传言,说天津王的这次祸端其实是陈总故意卖关子卖出来的,因为能劝阻他作死之举的,在当时也只有姓陈的了,其他的阿谀奉承之徒,只会对他的一切安排拍手叫好。

也只有天津王走了,这海氏的方向盘,才能回到陈家人手里。令人觉得蹊跷的是,在天津王死之前的两个月,陈总的儿子小陈从海外归来,成为天津王的特殊助力常伴其身边,染指一切所涉项目,如今想来意图难测。(网上居多猜测)


至于天津王闯的大祸,就是在一片土地上私自违建了大量别墅和商业体,且从建筑行至而言,用风水学的话语来形容就是犹如尖刀利刃深入土地。

据当地施工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在其中所建设的豪华别墅,都是如同宫殿一般的气派,其养狗的狗舍 比普通人家住的屋子都要宽敞。

而这片土地就是秦岭北麓,同时也是孕育了华夏文明无数朝代的三龙主脉,秦岭龙脉。

如果说长白山龙脉,只是清朝的一条次龙脉,秦岭龙脉,就是真正能孕育一个撼动天下的定国之脉。

横扫六合,一统华夏的大秦帝国在此诞生。

雄踞天下,威震东西的大汉王朝在此诞生。

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大唐霸业在此诞生。


就连华夏风水的两位顶尖人物,袁天罡与李淳风都把李世民的墓定在了与秦岭隔水相望的关中平原。其余几乎所有关中地区的帝王陵墓,无一例外地都安置于此,长眠于秦岭的怀抱之下。

秦岭,华夏三龙脉的定国之脉,名副其实。


千年平安,未曾打破。

直到天津王的出现。

带领一众无知开发商涌入的违建的海氏集团,在秦岭地区所搭建的违章建筑有近142栋 总计281套之巨,据称在违建敲下第一根桩时,正好应了华夏土地上发生的一件怪事,此事震惊朝野,并于八月成立专门组织机构,处理此事。

一时间,整片关中地区被揭开了锅,两位大员遭到问责。说到这两位大员,其名字也极尽讽刺意味,一名引安,一名吉庆。

现如今的秦岭,随着工作的推进,整片土地都在按照原样进行恢复。

而在在违建拆除进度正式开始时,就出现了文首那副照片,巨龙抬头 拨云见日。


其实灏泽真的想找机会问一问天津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作为一家资产规模达到万亿级别的巨无霸平台掌门人,为何偏偏要去犯如此的风水天命大忌,动土华夏六龙脉的定国之脉?

只不过老天没给这个机会,就直接把天津王给收了。

苍天有眼?


天津王是谁?大连王是谁想必你已经知道,灏泽异谈里的人物想知道是谁,可以加入灏泽异谈的读者群,你会知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