灏泽被删掉的文章龙袍,灏泽被删掉的文章关于天降异相的记录

  • 时间:
  • 浏览:4482次
  • 来源:灏泽异谈文章 网址:http://www.lipinju.cn

经历过了,你才懂何谓天降异象   龙袍在后面,不急

(真实经历)

不知道我的关注者中有没有山西太原人,

如果有的话,

那就应该都知道迎泽公园1991年践踏事件

就是一场死者几乎全为女性的踩踏事件,总计105人。


当时太原正处于秋高气爽的9月份,

为了配合地方建设与迎接重要领导,

于是太原的迎泽公园办了一起灯展,

并号称是中原地区最大的灯展活动,

这一下在当时娱乐活动匮乏的太原掀起了一阵浪潮,

几乎家家户户都想去那里晃一圈。

据当时有参加过那次的几位朋友反应,

灯展拥挤程度就如同我们现在春运时期的一线城市火车站,

人潮不见头尾 且能挤的你几乎透不过气,

哪怕事发当天是9月24日这样一个既非周末也非节日的日子,

一样拥挤不堪。

但这天,下午几乎所有参加灯展的群众还有周边居民,

都看到了天上浮现了两个巨大的由浮云组成的字“女死”,

巧的是,当时太原天气晴朗到了极致,可谓是万里无云,

但就是这几朵云 在迎泽公园上徘徊了许久不去。


这点你可以求证太原的老一辈,

因为他们很多不仅仅是知道这事,

还有相当多的一批人亲眼见过这两个字。

还有另一个版本,

这一版本是由我两位曾经就读于迎泽街小学的朋友跟我反馈的,

他们当时在上体育课时,

也清晰的看到了天上确有其字,

但并非“女死”而是“女儿亡”。

总之,无论最终浮上的字是什么,

都仿佛冥冥中在预示着一场天灾的降临


到了9月24日当晚,

园七孔桥东头开始爆发了莫名的骚乱,

那一片的所有游客仿佛遇上了某件极为可怕或者急需回避的事,

集体开始往七孔桥西头回撤,

可因为七孔桥西头的游客人数更多,

结果导致两股庞大的人流在七孔桥正中央汇聚,

相比较之后上海的践踏事件,

此时七孔桥上的群众显然面临着更为恶劣的局面,

因为所有的方向都被堵塞,逃无可逃。

恐慌 践踏 碾压,

据后来当事人在报道中称,

混乱之中他们清晰的看到桥上彻底被污血和脏器给染红了,

仿佛不是在公园中漫步,而是身处脏乱的屠宰场。

人群渐渐散去后,

他们看到的是满地的年轻女性尸骸,老人、儿童、男性极少没有。

而事后统计的死亡人员中,男27人,女78人;16岁以下的23人,17岁到59岁的65人。60岁以上的17人,年轻女性占据了绝对的比例。


对此事,我时候曾在网上搜集了相当一部分的资料,

但我认为事发原因就出在当时灯会的内容上,

他们使用了太多的天上神佛作为主题。

并且犯了佛道同台和凡办仙事的大忌,

由此导致了天上干脆来收了些姑娘做天女去。


灏泽被删掉的文章龙袍

分享两件事儿,

皆为我个人亲眼和亲耳接触过的,

谈不上灵异,

更应该说邪性和对一些不可言之力的敬畏。

第一件事,是源自我的一名世交长辈,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闻名商界,

其名气之大传奇性之强,

至今再无第二个人物能和他相提并论,

同时我坚信,以后也不可能会有了。

他的实际业务其实很有趣,

说白了,就是国际贸易和物流,

与其配合的单位和人员也都极有能力,

外加几位重量级大哥也有分一本羹,

所以一切都顺风顺水。

但正是因为其业务规模太大太大太大,会影响到数个行业,

导致了当时的大大哥直接发话“军爷不准做生意!”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慌了,万一清算,太多太多人要受影响。

但没想到,最终只以他的外逃作为结局,虽然后来回来了,

毕竟大家的记忆周期向来短的可怕,

所以也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


但你知道么?

在东窗事发前,所有人,

包括大哥们都不知道大大哥会在这个时候下这个决定,

可是他知道,或者说,隐约感觉不对了,

有天他正在厦门著名的粉楼里和友人聚餐,

北京某著名的古董收藏者,不知从哪里淘来了一套前清的龙袍,

出好玩,和好事者的鼓吹,两斤酒下肚后,他就穿上了。

穿上后仅仅过了五分钟,

整个厦门从本来的晴空万里瞬间变为乌云密布,

暴雨、暴雷、暴风。


天降异象原来是真的,他亲眼见到了,席间我的父亲也见到了,

当时他心里就感觉,这下不对了,要出事儿了 要出大事儿了。

这件龙袍是哪个皇帝的? 没人记得了

这件龙袍究竟是真是假?也没人查证了

最终龙袍下落不明,那位藏家也再没出现于江湖,据说是暴毙而亡。

后来在温哥华,我还总是去他家玩,他待人温和而又亲切,

他的三个孩子,也成为了我少年时的亲密玩伴,

每次,我父亲和他回忆起当天的场景时,

他们两个不惧天地的汉子,表情就放佛回到了那时,

那种人在面临巨大灾难前的表情,数次从他们脸上一闪而过,

时光飞梭,他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他个人和所犯的事儿,也已经被处理。


后来我回到国内,

经邀请去为上海的一位金融巨子做运程和风水咨询,

他的命盘是标准的紫府同宫,武曲 禄存 魁钺都配齐了,

天生的金融巨子格局。

公司的风水和布局也很好,

上海的旺区 26楼的层高也能聚气而又不散财。

但偏偏作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摆了一个九龙夺珠的黄花梨茶几,

茶几价值数百万,

有五星级酒店一张KING SIZE的床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