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件事 我深刻明白了,人为啥要拼命往高处爬

  • 时间:
  • 浏览:144
  • 来源:灏泽异谈

就在前几天,我因为有几分非常重要的文件需要随身备在身边,所以特意回了一趟于上海市中心的一套老房子去取文件。

可这拿完东西就发现尴尬了,刚下了楼,就看到门口拉起了一条长长的白色警告带。

一问,得。

隔离封闭,48小时,不得出入。

可还好,尽管老房子所处的小区又破又老,但房子本身总算是去年刚刚翻修过,居住起来也算十分的惬意

甚至有时窗外看出去,亦是一片别样的繁华热闹,尤其那川流不息的市井人潮 和其中的众生相,对我写文章 想问题,也有很好的帮助。

 

所以我经常把这里当作需要独自放空时的避难所。

 

尽管地方是好地方。

但,居民素质相比那些改善与精致盘就相去甚远。

最让我感受深刻的,和使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也就发生在这里。

在被隔离的第二天,也就是第二次接受核酸检测时,我在队伍中听到了前面一阵喧闹。

 

一瞧,发现是一个弄堂模子形象的灰发大爷,在那里指着一位穿着大白服装的志愿者,正用上海话不断辱骂着,言语也是即暴躁又伤人。

“册那!你们是有盒饭有矿泉水,脚翘翘做做核酸就可以了。

我们被憋在家里买菜都不能买,你晓得伐?!”

 

“爷叔,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什么说!我告诉你!你现在就去给我叫你们领导过来!”

“爷叔,我们也在积极协调了,你还请耐心点。。。我会”

“你会什么会,协调个赤老啊!你们做那么多次检测,有个屁用!赶紧给我们开门!”

“爷叔,你听我讲,我们一定要等防疫通知。。。”

 

“你昏头了对伐,再回帐八嘴,当心被我吃耳光哦!”

一边是蛮不讲理的咄咄逼人,一边是委屈万分的耐心解释。

关键是,旁边还有一众平时就吃相难看 鸡贼琐碎的大伯大妈们,在一个个拍手叫好,声援着灰发大爷。

 

仿佛把这个灰发大爷视为为他们鸣不平的英雄。

因为这个“英雄”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很中他们的心意。

这个“英雄”在为他们争取能在小区三五成群碎嘴闲聊的便利,和在人家家里聚着一堆人打上七八个小时麻将的快乐。

 

他硬气 他跋扈 他大声叫嚣着所有自己所承受的不方便。

可是,明眼人都明白,这个家伙压根不是英雄。

他只是一个迎合了旁人情绪和冲动的混蛋。

 

那真正的英雄是谁?

其实是那个被他辱骂着 被旁人所不解的,穿着闷热防护服的志愿者。

而这位志愿者,经过我的观察判断,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大学生年纪的小女孩。

 

判断依据就是通过她的声音和语调,还有她那青涩稚嫩 却真诚无比的待人方式,便足以得知。

 

是的,她,才是那个为了众生平安,不断维持着秩序,主持着工作的白袍英雄。

 

就像那些现如今正顶着巨大压力,依然在关键时刻坚守自己的岗位的医护人员 公安干警 公务人员 还有其他无数的志愿者们一样。

 

都是正在用自己的汗与泪,和最后这一波疫情搏击的真正英雄。

 

 

其实我们也都知道,作为英雄就必然是有代价的,其中最令人感到心酸的代价,就是英雄也往往要承受最多的误解。

 

当然,这个大氛围下,大家有点情绪也很正常,就连我自己也多次在和亲朋好友的交流中吐槽过接连48小时封闭带来的不便。

 

可是,眼见那位大爷实在是欺人太甚,看志愿者小姑娘好欺负,手指头都快戳到人家额头了,我便实在看不下去了。

 

直接两步过去站到了两人的中间,然后拍了拍灰发大爷的肩膀,看着他说:

你也挺大一老男人了,册那活了这么久就晓得和小姑娘狠天狠地咯?

 

人家小姑娘欠你的啊?你嘴巴大概真的欠抽耳光了对伐?

 

他也没想到会有人这时候站出来帮志愿者说话,还语塞了一下,但在看到我的体格后,立马就嘴里嘟嘟嚷嚷的钻回了队伍里。

与此同时,我老婆害怕万一双方动手解释不清楚,特意还把我和老大爷争执的视频拍了下来,发在了我们的一个好友群里。

这个好友群里的大家,都是灏泽很多年的一众好友,基本都是上海为主的一批工商还有金融界好友。

 

他们基本都住上海地区耳熟能详的顶级和准顶级楼盘中,而在那些楼盘里,这种攻击 污骂 羞辱医疗工作者和志愿者的行为,是匪夷所思的行为。

所以在看到这件事后,大家的回复都配上了扶额的表情,且其中95%的想法都是:

 

有脾气撒到人家志愿者小姑娘头上干嘛?难道不应该怪自己一帮人整天聚在一起,不听劝,还聚众打麻将 闲聊天,导致传染得越来越多嘛?

 

另外还有5%,则直接简单的表示:

要是对面是个刚硬汉子,这老家伙绝对不敢把对方当出气筒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看,短短两段话,把矛盾与疫情的底层原因都说了个明白。

这就是精英群体相比乌合之众的领先处。

 

倒也不是灏泽想借这次机会,说一些嫌贫爱富的论调。

但我的确是想要表达“人均素质,和贫富程度呈现密切正相关”这一观点。

 

就像灏泽家,因为早年在上海积累的房子多,所以如今我手上有好几个不同段位小区的业主群。

 

业主群,是最能反映出其住户群体素质的地方了。

 

其中,凡以老破小为主的业主群,就必然充斥着各种来路不明的养生保健广告 还有乱七八糟的热血国际风云文,以及每天都能刷个两三页的各种抱怨和批评。

 

当然,在这次的防控政策下,更是把抱怨和批评的数量提高了十数倍,其中污言秽语不计其数。

 

而奢侈盘的业主群,则要理性、克制、谅解的多,大家提出的建议,也都是遵从道理和可执行性,一点点来落实到位的,至于无辜把志愿者和防疫工作者作为攻击对象的行为,更是极少极少极少,就算有,也多半是因为误会和一些切实存在的弊端。

 

简而言之,小区档次越是高,对于医疗工作者和志愿者的理解与善意就越是多。

 

你说这份善意和理解是伪装和虚伪吗?

并不是如此。

 

更多的原因,是大家都能想明白,很多的情绪和愤怒,本就是完全没有来由的,无论是防疫的政策、无私奉献的志愿者、坚守在第一线的医护公安等,大家都是为了能让大环境变得更安全而努力着。

 

那自然,我们作为非一线的参与者,自然也应该尽可能的给予配合理解,等疫情过去了,不就万事都恢复正常了吗?

 

何况,就算再折腾 再作妖 再惹事,也不可能改变和撼动击败疫情的大布局,最终只可能害的自己因妨害公务而锒铛入狱。

 

多么简单的道理,但很多地方 或者说很多群体,真的难以想明白。

 

其实灏泽今天写这篇文章的核心逻辑,也不复杂,无非就是两条:

 

1 - 古有孟母三迁,绝对是有道理的。

一个人如果长期是和一些相对比较冲动、莽撞、不讲逻辑的群体泡在一起,自己也会因为长期被影响,而同样觉得这样的认知行为是理所应当的。

 

同样,如果长期和一些理性、克制、睿智的群体伴在一起,那么自然也会变得与这个群体越来越相似。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贫者穷近富者贵。

这是亘古不变的永恒真理。

2 - 疫情已经到了收尾期,大家再坚持一下 就必然会取得胜利。

 

虽然目前各种方向的论调都有,灏泽作为非专业医护人员也没资格发表看法。

 

可是从感染症状和总体的趋势来看,一切都在慢慢变得越来越乐观,也越来越可控。

但最终的结果,也离不开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与配合。

 

灏泽也一样想要像往常一样,能在这座世界顶级大都会享受它所提供的便利,去逛街 去购物 去享受各种服务。

 

可现在的它,不是那么的舒服 还需要一点短暂的康复修养期。

 

所以,我们就不要打扰它康复了,同时也应该为那些正辛苦奋斗的医护工作者、公安警员、志愿者们提供便利和配合。

 

你说是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