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与刀锋:地下资本界的残酷法则 2019年12月16日

  • 时间:
  • 浏览:88次
  • 来源:灏泽异谈文章 网址:http://www.lipinju.cn

黑金与刀锋:地下资本界的残酷法则 2019年12月16日


正文: 我对每一位杀入资本圈的赌徒,都报以最诚恳的敬意,因为他们的勇气着实让我倾佩。 只可笑,勇气历来是创造契机的必需品, 这些赌徒们,会在勇气和欲望的驱使下,一次又一次的在失败和绝境中爬起来。 并最终,成为一个个能够名惯于资本圈的玩家。 我对每一只盲入博弈场的羔羊,都怀以最真挚的怜惜,因为他们的无知属实让我同情。 只可惜,无知永远是助人自刎的寒霜刃, 这些羔羊们,会在无知和盲从的帮助下,一次又称一次的撞向南墙并从不醒悟。 并最终,成为一个个供玩家们永世收割的韭菜。 上面这段话,看似对立,实际上是对资本圈里,韭菜与镰刀的最精准分析。 正如灏泽曾经所复提过无数次的一个概念: 决定你在一个圈层中身份的,往往不是你的实力与分量, 那至关重要的点睛之笔,其实是你自己对自己的认知。 你坚信你是谁,你就会成为谁。 很多人不懂,但没有办法,这句话的理解和参悟,本身就需要足够的悟性和自省。  假如我们永更加通透的话语来进行结构,那你不妨可以这么解读: 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赌场里, 人人都是从小鱼小虾米开始作为起点的, 当然这个过程中不排除会有一些家底雄厚的“世家子弟”们的入场。 但熟悉这个领域的人都知道, 不管你家底和成分在颜色上有多重多深, 都改变不了你自己的本质, 那就是你究竟是狼还是羊? 因为永远有比你更大更狠的狼,他们可不会因为你有着一份特殊的血统,就对你心慈手软,甚至指不定人家的血液 颜色更加纯粹。 所以,关键在于, 你有没有通过对鲜血和嫩肉的欲望,而滋生出独属于你的敏锐、嗅觉、与獠牙? 当然,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少那些信奉“资本是干净”的笨蛋们。 可惜,这群家伙,从来不会是任何一个资本时代的主角, 当然, 他们忽悠忽悠那些更加天正的羊羔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资本圈最深刻的故事,永远聚焦于被称为天下第一号赌场的股市。 灏泽今天将提及的那些内容、那些人物、那个时代, 早已远去 退隐和歇手,可是请永远牢牢谨记这句话: 金钱永不眠, 镰刀永不休, 羊群永不绝。 1999年7月,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代资本群雄们易主的时候, 依着这片土地的传统, 每当新的游戏规则发布时, 在另一个层面上, 往往代表了时代和大势 对新生代的需求和期待。  也是在这一年的年底, 跨国航班的头等舱 还有各大航空公司的内地籍的白金用户库,都一下子得到了巨大的业绩增长。 多年后,一位内地航空业巨头的著名合伙人在和灏泽提及此事时, 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千禧年那一年,似乎并未有什么数得上来的行业变动。 于是我便告诉他 “资本圈老班底们都退休了,大家都想散散心。 听到此言后,他方才恍然大悟, 因为虽然隔行如隔山,可是他也明白, 在这片深不见底的水域下, 到底隐藏着多少难以估量和称重的深海巨兽。 只不过,他所更不会明白的是,在曾经的某个时代, 这些巨兽的存在,几无真正意义上的游戏规则和边界限制能够对他们形成足够的桎梏。 以至于在那个投资品类尚不丰富 同时即时咨询尚不发达的时代, 他们在吞噬起资本界其他的小狼以及羔羊时,是横行无阻 且毫无压力的。 这一方面,除了时代特殊背景下的特殊原因外, 还有另一个关键的因素, 即这些人中,或许后来在金融、资本、证券、投资行业各有名望,且有着不错的文化底蕴作为修饰。 可事实上,圈内人都知晓,早年刚出道时 有几个是正经的科班生? 那些拿着大学文凭和璀璨学历底子的年轻人们永远不会明白,这个圈子是从来不讲究那些外行们所痴迷的 “技术”与 “分析”之流的。 就如同后来被很多老一辈韭菜与羊羔们奉为高手的 “杨百万”一样, 能入这个行 并做大的,全是地道的江湖人出生。 他们基本都是出自于两大派系 和同一个时代背景, 即都是那个尚不开明的时代下, 为国内第一批工商业者,处理和打点各种外汇和货币的所谓“打桩模子”。 打桩模子一词,曾经在周立波的段子中被提及,但没有被深聊, 可这批社会边缘人 却是我们日后资本圈的第一批得以接触到正经财富的老炮。 想来也对, 在那个人人都还信奉铁饭碗的时代, 谁他娘的能对“金融”这个东西有任何概念? 至于另一个派系,提起来就非常的微妙了, 因为他们的出生背景和起点,就远远比我们这批江湖人要高的多。 可问题在于,也是受限于那个时代的限制, 其结果就是他们在开头十余年的操盘能力上,是远远比不过出生江湖的高手们的。 灏泽应该在曾经的一篇文章中提过, 那个年代下, 世道真的是藏龙卧虎, 有一位如今已经退休于海外的老前辈, 看似身为第一批出身卑贱的打桩模子, 但他在当时有一副绝活, 那就是在八九十年代那个信息阻塞到极致的年代, 能够通过宾馆里的英文报纸 直接在每天早上6点整, 推出第二天国际外汇的即时排价, 上下误差不超过2%。 当然,这在当时成为绝活, 可如今看来 这就是百万雄师中难免会出现的天赋之选, 这位老哥后来最猛的本事,是在深圳版上市后, 直接用百万级的当量, 同时和南粤地区的十来个庄家对轰。 基本上就是一个电子计算机,看看每天的交易量,就能够把南粤庄家的筹码量和水线给吃的准准的, 也借此在那个距离万元户还不太遥远的时代, 在小半年的时间里 敛得了五千余万的当量。 那为什么科班孩子们,就始终不能被算为入流的玩家呢? 理由就是灏泽我在开头文章写的那句话的另一种解读了: 象牙塔里出来的羊羔们,也只不过是理论知识充沛的羊羔, 书本不会给人血性,所以 羊羔是永远只配乖乖的敲着计算机和F10去给人做分析的。
人的性格,是不会因为知识的充沛,而予以改变, 秀才读再多书, 一天是孬种 一生就永远是孬种。
文胆,这种东西,真的历来就是奢侈和稀缺品。 当然 天生饥渴,资质异禀者除外。 好像在九十年代时,风靡羊群的各种港台所谓股评家与分析师一样, 他们只配吃真正玩家们时不时分下去的一些馒头屑, 整个馒头都不配他们吃。 这一点,倒是和如今那些整日在各种文字媒体上分析股票和行情的家伙们很像。 但是,看人也不能看死, 因为这些人中, 或许都是出生于名门正宗, 但一旦他们某日因机缘巧合生食到了资本血肉的鲜美。 则他们往往会堕落和腐蚀得比一切出生于江湖的狼群们更恶劣也更凶残。 只不过,不管你是出生江湖 还是毕业自书院, 也不管你在千禧年之前,有多么的雄厚和强大, 新的游戏规则 直接就让所有的“老狼头”们,集体经历了一次大洗牌。  看到这里,假使你觉得时代变了, 那灏泽我只能说 你太天真 太幼稚了。 这里 就要摘录我自己曾说过的另外一句对资本界的描述: 极致的利益背后,一定隐藏着极致的肮脏与龌龊, 只不过 它们被更好的包装和掩饰着。 是的,1999年这道分水岭,所造成的真正差异, 其实是把本来满是血浆和污秽的屠宰场 改头换面进行了一次升级。 没有人会因为何家在澳门开设了新的赌场及更加豪华的酒店设施,而怀疑他们会改变“以赌为生”的这一初衷。 事实也是如此, 因为1999年后 , 当量和规模 以及庄家的势能 都已完全不同。 很多幼稚的孩子,会认为 你看 如今的时代, 我们通过各种新闻渠道还有方方面面的讨论,能够更好的对一支股票进行了解和分析。 甚至还有很幼稚的孩子说, 我们的涨跌停板保护了我们的散户, 对此 我一直不明白,这些孩子到底是念书念傻了 还是如何? 要知道, 灏泽接触过的无数庄家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为这个涨跌停机制感到无比庆幸的, 理由? 来, 我问你 ,你现在手上有一百万, 你如果是初入一个赌场,你会直接上手就一百万全压桌子上么? 不可能的,99.99%的赌徒,都是先压个1000 至多 10000万意思意思 玩一玩, 但是不管是输还是赢, 他都会玩下一把。 因为输赢太小,他赢了会感觉也没啥风险,再多压几把也无妨,输了会觉得反正无伤大雅 ,多压几把一样也就那回事了。 恩, 赌场从来不在乎你的一时得失,哪怕你一时间赌运亨通, 连续赢了三把豹子,又怎么样?你见过天下有被赌徒打爆的庄家? 那现实生活的结局是什么?  赌徒会慢慢的被钝刀割肉, 他会因为每个月的工资和收入,而感觉自己能回血, 他会因为每次输赢不是太过凶残,而掉以轻心, 他会因为甚至偶尔还能来一两个涨停,而忘记连续好几日的亏损。 时间,站在庄家这一边。 同时,最最最最可笑的是,居然真的有人会相信,自己对一只票的分析和解读,是能够发家致富的利器和秘法。 他们想必忘了一句索罗斯最为经典的语录: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这句话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它确实把博弈类游戏的本质给描绘了出来。 因为假如你这一辈子,都只是在和一群热衷于分析与探讨的家伙们共处一室,那你就永远想象不到, 在顶级套房 、 不知名的私人会所、 沪深北各地的地标性办公楼里, 那群终日生吞羔羊的人, 到底笑得有多开心。 是的,除了财务报表,其余的所有一切 我们都可以在我们需要的时候,进行修饰和发布。 你所看到的,不是你找到的。 你所看到的,是我们想让你看到了。 假如这段话让灏泽我来进行阐述, 那我会说得更加冰冷无情: 世界得一切经济 以及 所有的资本博弈, 本质更像是一场精妙绝伦得舞台剧, 这个舞台上 无论是剧本、演员、道具、灯光, 我们一概不缺。 只要你想象得到, 我们一切都提供的了, 我们所期待的唯一 就是自信为“投资者”的羔羊们的财富。 哦,还有一句索罗斯的话: 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自以为什么都懂。 如果翻译成我们这片土地上更适宜当下这批羊羔们的话语的话,那就是: 再精明的羔羊,他们也是无脑 无知 懒惰 且不求上进的, 他们永远不求甚解,他们永远会因为自己一两次侥幸的成功 而自喻为已经得道功成,随后一败涂地。 羔羊,是没有智商和理性的, 他们只有感受与情绪。 毕竟,獐子岛这种在我们圈内人看来,简直是侮辱人智商的玩意都能存在, 你就可想而知了, 人的愚蠢 是绝对超乎你的想象的,有的人的大脑 几乎就好似一团毫无存在价值的脂肪堆, 你说他们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 假如我在上文中,提到的那位推算当日汇率排价的老先生,有可能出卖灏泽我的真实身份的话, 那下面这段话, 估计会让很多关注我的庄家还有大散户兄弟一下子记起我是谁。  记得在2010年左右,一个年轻人找上门来问我,关于他自己的事业发展, 老样子 资本圈的人, 永远只有两条路 劫财金和过路费。 可正当我要回答他的整个大命流程时,他却打断我,表示只要知道自己接下去的五年运程。 三劫一游, 外加一年歇手, 也就是能够在场上剥人三年头皮 之后就要游走异乡了。 听罢,这个年轻人就心满意足, 老样子 对资本界的朋友,我收的的润金永远是 一个LV的KEEPALL, 装满。 之后,就是同样一支股票,每年几乎重复一样的走势,精准到周, 每年的财报 还有即将重组的新闻 以及拉升 吸筹 洗筹 还有最后那精妙绝伦 却又无情到让人寒风逆受的抛盘。 28岁 28亿,够了。 说到这里,灏泽我本来想再多说一些过往的见闻和亲历,可是 却又感觉无从下口。 很多的人走了,很多的人退了,但走的又回来 退的又复出,   上海、北京、深圳、香港 , 各自的玩家圈子彼此利益交错 相生相织, 来来往往 反反复复 也就那些人。 没有人知道,新人何时能冒头,江山是不缺人 但唯独缺坐人的席位, 那当年的水泊梁山,满席了108位后, 后面谅你再有能耐, 你也难以跻身进这场无止尽的盛宴。 那当年的桃园结义、五虎齐汇后,随你有天大的功劳,你也没机会能成为班子里的核心, 你只能在诸葛亮和魏延的手下,去选择从属与归顺的派系, 这可是凶险与险象环生。 当然,上面这句话,是写给此时正看着本文的新一代资本圈玩家们, 你还年轻 你要明白, 时代虽有不同 但时代永不相同。 过往杀破狼就可打下江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的你 命里必须要有几颗“天字系”的吉星庇佑, 天府、天相、天梁、太阳、太阴、紫薇、廉贞,你好歹跟一个。 可假如你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个普通人, 希望能够在这个赌场里,成为一只能够混在狼堆里 是不是舔上几口血,还吃到几口散肉的小狼崽。 那我有几个建议想要送给你: 1 - 永远牢记,你所进入的这个游戏, 从来就不是外界粉饰的绅士运动, 它就是一场墙壁上满是脂肪和碎肉, 地板上满是毛发和血污, 铁勾上挂着一块块冻肉, 漫长都是手起刀落的屠刀和嚎叫的生存游戏。 你万万不可与那些学院派同流合污,因为绝大多数的学院派,只不过是没有资格和本事提刀的黄鼠狼, 所以他们只能也只配在屠宰厂门口吆喝吆喝,骗羊羔们这是世外桃源。  观察羊羔们的举动,在屠刀挥起之前,就混入场内, 随后尽情享用血肉盛宴。 2 - 永远记住,不要被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蠢货所蒙蔽,灏泽也没事装好人,但是事关生死和毕生积蓄,有的话就不能忽悠人。 比如这个杠杆, 你就必须上, 但这有技巧, 就像在1的基础上, 你凭什么不上杠杆? 人生来三把这样的机会, 你就直接能够在大盘的冲力下上岸了。 这不是撑死胆大和饿死胆小的粗鄙之语,而是告诉你,同样是搏 那就不要龟缩,因为你在场内时间越久 死的越惨。 反过来说, 你有100万, 绝大多数的傻子都是赚了钱,就100万满仓杠杆上场,这不是傻子是啥? 但是你凭什么不能分为20万,五把 分批呢?   在1的基础上,一把就能定胜负, 随后就是等 等几年, 你熬得住 你就一定能够能抓到机会。 因为这种机会的前兆,只要有耐心 傻子都能看得懂,是啥? 进入屠宰场最安全的时候,不是在它磨刀霍霍,而是开始试图勾引和招揽羊群却又还无羊群入内的时候。 3 -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做你不熟的票, 万千万千万千不要押你没把握的庄, 灏泽说了这么多, 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灵魂拷问 “你到底知道你在干嘛不? 你知不知道这个庄家的意图是什么?他是不是想不断的洗筹,来冲下一个高点?他是不是强弩之末,最后要再吃一把? 或许他压根就没想要吃你的肉, 就是想不断堆高市值,去直接股权质押拿最稳妥的钱?也有可能是双庄连坐,彼此枪管顶背? 又有谁说不会有虎口夺食的过江龙?千亿级的现金流冲击百亿级的小行业领头又不是没发生过。 所以,关键就是一个核心, 你对你押的这只,到底有没有吃透?别说你懂 也别说你了解了, 我明白告诉你, 很多事儿 就是庄家自己都是不可控的, 但归根结底,就是看你有没有那7成的把握? (:灏泽异谈)
4 - 和所有的行当一样, 成才靠努力,出头靠天赋,做大靠命运。 但资本圈的人们,命运都很难有标准意义上的“完美结局”, 除非你能功成身退 并绝不留连。 所以,若你是灏泽圈子里的,今天这篇文也是告诉你,差不多了 就行了, 五六个亿其实和五六十个亿没啥本质的区别, 反正到了孙子那一辈也散的差不多了, 没必要为了一串你花不完的数字再重返火场。 若你只是一名普通的读者, 也要谨记,生活才是人生的本质, 其余的一切 都只是一场无伤大雅的游戏。 既然是游戏, 那就要学会玩精、玩好、玩出名堂, 既然是游戏,那就要学会取舍、抉择、推倒重来。 可至关重要的,就是永远在介入一场游戏前,先学会并读懂这个游戏的规则与打法, 规则从来不写在说明书上, 体现在你不能逾越的边界上, 打法也不可能为那些评头论足者所拥有,只为真正的赢家和通吃者所有。 假如你没有缘分和机会,和那些起码能够在场内混到九位数的人同席讨教,那你就要去观察那些远远比你更蠢的人的动向和思路,并以反例为证即可。 虽然灏泽我是从来不明白,一群既不是庄家、又不是游资更不是天赋型的亿级小散的普通人,有啥必要聚集在一起交换意见的。 因为这换一句话来说,不就是一群这辈子没有摸过泥瓦和钢筋的外行,在讨论如何造摩天大楼么?一帮一生没有接触过材料学和物理力学以及航天专业的小学生,在研究登月火箭么? 好吧,这就不得不承认,资本这个博弈场尤为恐怖的地方就是, 它会给每个人一些机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曾经“正确过”。 随后,再让这群不愿思考的傻瓜,在“我肯定正确”的美梦中,被撕开喉管后 放尽鲜血。 5 - 最后 牢记,这个世界, 它是一个屠宰场 也是一场盛宴, 区别在于你的位置。 它是一处大赌场 也是一片金矿, 区别在于你的角色。 它是一场大歌剧 也是一个骗局, 区别在于你的观念。
灏泽只愿你宁为猛兽 食尽弱肉 而永不为牛羊 为兽所掠。 

《全文完》

猜你喜欢